我爱涿州

 找回密码
 新人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20731|回复: 37

荷花淀里聊诗歌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2-13 09:18:2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水香怡 于 2014-2-13 11:41 编辑

荷花淀里聊诗歌
     
各位文朋诗友,美女帅哥们,大家晚上好!
    长笑大哥不容置疑,硬把我这个笨鸭子抬上了架,让我诚惶诚恐,浑身直冒汗。大家放下手头的创作,牺牲这样一个美好的夜晚,来听我信口开河,这让我很感动。我首先谢谢长笑大哥的抬举,也谢谢在场的文朋诗友们的鼓励和信任!
    诗歌,特别是中国的新诗,是个很复杂的东西,很难讲清楚的东西。自打胡适之们提倡白话文,新诗诞生的那天起,近百年来,一直都是众说纷纭,争论不休。
    当下,思想解放,社会多元,诗坛这种开放混乱的局面更甚,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没有人能给出一个准确的定义与答案。
    就我个人而言,虽然有近三十年的写作经历(中间中断过十几年),却总是眼高手低,没有写出几首真正满意的诗,到目前也时常感到困惑和茫然,还在不断地怀疑和否定自己,对于诗歌的认识和理解,还在不断调整变化,仍然处在摸索和实验阶段。
    今天,既然站到了这个架子上,我就放开斗胆,学几声鸭叫,谈谈自己学诗的一些体会和感想,与同道们交流。
    我还想说的是,通往罗马的路不止一条,写诗的方法多种多样。我今天所讲的,只是我个人的一家之言,一孔之见,不一定适合每个人,也不一定每个人都爱听。有用的,你留下;没用的,就当垃圾随手扔掉好了。
    诗是什么?诗是文学王冠上的那颗明珠。她是那么璀璨、耀眼。古往今来,有多少人为了得到她,茶饭不思,夜不能眠,“为伊消得人憔悴”,倾其毕生精力而痴心不改。然而要想得到她,太难!
    难在哪儿?难就难在一个“真”字。她必须是诗人的真心、真情、真性情。是将自己的胸膛撕裂给人看。
    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:画画的被称为画家,写字的被称为书法家,写文章的被称为作家……唯独写诗的被称为“诗人”。
    我想,那是因为“诗”与“人”是一个整体,是一个物体的正反面。每首诗的后面都站着一个人。一个大写的人,一个有血有肉的人,一个敢爱敢恨的人。没有这样一个“真人”,便没有“真诗”。
   “有第一等襟抱,方有第一等真诗”。纵观古今中外的大诗人,真诗人,尽管他们所处的年代不同,性情各异,也不论是豪放还是婉约,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“真”。
    屈原写下《离骚》便投河自尽了,他用自己的生命完成了一首诗;他是中国诗人的老祖宗,也是中国诗人的光辉典范!
    李白呢,“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消万古愁。”本来是在人家家里喝酒,喝多了,高兴了,反倒用手指着主人说:把你家的好酒都搬出来,你别跟我哭穷,钱算什么,钱是王八蛋。
    看看,这就是诗仙。这种天真劲儿,霸道的劲儿,豪爽劲儿多么可爱。
    再看看诗圣杜甫。面对国破家亡,他痛心疾首,写下了三吏三别,忠实地记录了“安史之乱”给百姓带来的苦难和伤害。
    他的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。”更像一把解剖刀,把那个社会剖开了一个横断面,将血淋淋的现实摆在了人们面前。
    那么,我们当今的诗人们,或者有志于从事诗歌写作的人们,应该从这些前辈身上,从先贤那里继承什么?学习什么?
    我在一次诗歌研讨会上,做过一个发言,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:我们生活在诗的泱泱大国,有着很好的诗歌传统,有很多优秀的诗人。我们有《诗经》,有屈原,有李白和杜甫,还有苏东坡、李清照……
    是什么让我们记住了他们,是“天子呼来不上船”;是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;是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;是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;是“生当做人杰,死亦为鬼雄”……
    我们应该继承的,正是这种悲天悯人的高尚情怀,出污泥而不染的高风亮节和追求真善美的勇气。
    在网络时代,博客时代,给写作和发表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和可能。在诗歌边缘化的今天,诗坛内部仍然很热闹、很火爆、很精彩,写诗的人多如过江之鲫。
    不信你到网络里转转,到处都在“打土豪,分田地”,跑马画圈,圈圈相扣,谁的博客里不是大圈套小圈?“分田分地真忙”!
    网络的繁荣,推动着文学的发展,同时也制造着更大的浮躁。在这个大泡沫里,滥竽充数的大有人在;玩文字游戏的大有人在;插科打诨的大有人在;逗哏捧哏的大有人在。诗坛里也有混混,有痞子,有流氓,有黑社会。真正配称为诗人的又有多少?况且,这些人都自觉地沉到了深水区,很难被发现。
    我想,这就是当今文坛的现状,这就是诗歌沙漠化、边缘化的主要根源。
    我还想,当年的李白、杜甫们写诗,大概不是为了发表,更不是为了稿费,是不带多少功利色彩的,他们仅仅是为了表达,为了倾诉,为了寻找自己的精神家园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诗歌被边缘化也未必是件坏事,它让诗歌回到了它原本应该存在的那个位置。
    因此我说:谁抛弃了诗歌,也必将被诗歌所抛弃;谁抛弃了大众,也必将被大众所抛弃。鱼在水里才能呼吸。说到底,诗坛的现状,是我们的“诗人”自己造成的。
    诗是什么?诗是心底的金子,是眼睛里的瞳仁;是大海上的孤岛,是划破夜幕的流星。诗是什么?诗是人格。诗的高下,最终取决于人格的高下。“一语天成动心旌,好诗不过近人情”。“先锋”也罢,“探索”也罢,与西方“接轨”也罢,“个人化”写作也罢,我们都不能脱离现实,不能不关照眼下,心里不能没有读者。否则,不论我们玩得多么深沉,多么潇洒,多么酷,多么与众不同,其结果只能是自拉自唱,自欺欺人。离开了“真、善、美”,任何探索都毫无意义。
    我常常提醒自己:走的慢一些不要紧,要紧的是不要误入歧途。
    正本才能清源。诗是诗人写出来的,只有理解了什么是诗人,才能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诗。
    诗人的桂冠光芒四射。可这桂冠,这花环,从来都不是像赵匡胤黄袍加身那样,自己戴上去的,也不是靠哪个部门、哪个协会命名的,更不是靠一两个评论家吹出来的捧出来的。而是最广大、最忠实的读者“粉丝”,怀着敬仰虔诚爱戴之心,诚心诚意地献给他的。
    在博客里,经常看到有人在自己的姓名前冠以“诗人XXX”的大名。无奈呀,可怜呀。唉,这年头,好酒也怕巷子深。
    写诗难,当诗人更难。诗人大多生活坎坷,命运多舛。因为太天真,太纯洁,太不现实,也就太容易受到伤害。中外古今,概莫能外。所以,我一般不轻易鼓励别人写诗,更不轻易怂恿别人当诗人。
    说到诗人,忽然想起,我最崇拜的一位伟大的诗人毛泽东说过的一段话:“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,但只要有这点精神,就是一个高尚的人,一个纯粹的人,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,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”。我想,把这段话套用在诗人身上,同样合适。
    而我还想补充一句:诗人,就是对人生怀有赤子之心,对艺术怀有敬畏之心的那些人;就是既天真又本真、既诚实又干净的那些人;就是从来不以诗人自居、不以诗歌牛逼的那些人;就是摆脱了世俗的羁绊,借助诗歌的翅膀,放飞灵魂,在天地间自由翱翔的那些人。
    至于我自己,虽然也发表过一百多篇诗文,也在大刊大报露过脸,也出版了一本诗集,可当有人善意地称我为“诗人”的时候,我听起来并不是很受用、很舒服。因为我知道,自己距真正意义上的诗人还差得远。我给自己的定位是:我是一个普通人,说普通话,写普通的诗,给普通的人看。
    写诗没有给我带来多少既得利益,但我仍然乐此不疲。因为我陶醉于这个瞬间释放带来的快感,享受了这个轻松美妙的创作过程;诗歌让我更加热爱这庸常的生活,留恋这个美好的人世。这还不够吗?我还想,诗歌如果不能用来渡人,那就用来渡己吧。
    上面的话题,主要谈了我对“当诗人难”的一些看法,下面再谈谈我对“写诗难”的一些体会。
    前几天,在诗人“寒山石”的博客里,看到下面这样一段话,让我频频颔首:“诗歌是浓缩的智慧,是文学家族中最精炼的表达,它以最有限的诗句,拓展出最无限的空间;以最精短的形式,承载起最博大的内涵。”
    写诗,就是画出自己心灵的图谱。爱诗多年,感到诗越来越难写了,也越来越不敢轻易下笔了。在一个相对狭小的空间,要想完整、清晰、准确地“画”出自己心灵的曲线,还要留出足够的空间让读者去想象、去填充、去回味,你说这难也不难?
    写诗难,难就难在新鲜、独到。不独思想是新的、感受是新的,表达方式也要是新的。所以,杜甫才有了“为人性癖耽佳句,语不惊人死不休”的感言。
    艺术,主要是用来感染人,而不是说服人。人一出生,就听大人讲道理;上学了,听老师讲道理;工作了,听领导讲道理,谁还愿意听你讲道理?
    诗歌是愉悦性情的,它带给人的首先应该是新鲜和愉快。写诗,最忌讳以居高临下的口气来讲大道理,板着一副高傲的冷面孔来教训人。
   “浅入浅出”的诗不好,淡。“深入深出”的诗也不好,读起来费劲。好的诗应该是“深入浅出”的。目前,我对好诗的理解是:情真、意美、巧思。
    前几天刚读到一首小诗,爱不释手。这应该是一首爱情诗,我把它贴在这里:

《启明星》

淘汰满天星斗
  只选中了这一颗
镶成钻戒给你
   你会戴在哪个手指
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 作者:桑恒昌
   
    什么是好诗,这就是好诗。短短四行,连同标题总共才三十个字,给人的感觉却是一幅壮美而阔大的场面。想象奇特,构思精巧,轻松自然;可谓“不著一字,尽得风流”。
    读这样的诗,给你带来的是心灵的愉悦,智慧的启迪,美的享受。我敢说,这样的诗,雅俗共赏,人见人爱。即使是天上的仙女,得到这样美的一首小诗,也会动凡心!
    有理不在声高。好的诗不一定就是大嗓门。有时候用“活”一个字,便能救活整个画面;用“巧”一个字,便能产生四两拨千斤的作用!“春风又绿江南岸”的典故尽人皆知。
    人有人品,诗有诗魂。好的诗,都是“悟”出来的,“冒”出来的,琢磨出来的,而不是“憋”出来的,更不是“凑”出来的。对于一首诗,最恰当的表达方式只有一种,如何找到它,是需要终生为之追求的。
    人的相貌不同,性情各异,表现手法也就多种多样。我喜欢清新、自然、流畅、简约的风格。简单但不浅显,含蓄但不晦涩。说白了,诗歌的功能就是以情感人,以理悟人,以文悦人。
   “诗画同源”。诗和画总是挨得最近,所谓“如诗如画“,“诗情画意”等等,说的就是这个意思。画家是用线条和色彩来写诗,诗人是用方块字来画画。可别小看这些方块字,不但有声音形状,还有色彩和温度。
   “鹅鹅鹅,曲项向天歌。白毛浮绿水,红掌拨清波”。这首小诗多么简单,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,可还是被流传了下来。就是因为诗人为我们画出了这样一幅具有色彩美和动感美的画。
   “松下问童子,言师采药去。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。”这也是一幅画。有人物,有对话,还有很美的风景。我们的老祖宗多聪明啊!
    所以,在构思的时候,我总是试图“画”出现场感,总是试图把人带进自己的画面。我想,人的视觉、听觉、嗅觉、触觉都是相通的。越是相通的东西,才越能引起共鸣。
    写诗就是不说废话。一块烧红的铁,被一把铁钳钳住,要经过锤子的反复敲打才能最终成型。
    一堆珍珠混在砂砾中,诗人的工作就是端起筛子,将那些砂砾过滤,只留下珍珠,还要用一根金线将其巧妙地串联起来。
    艺术不是生活的“照像”,而是从生活中提炼“黄金”。我们说,艺术,来源于生活,又高于生活,就是这么一回事。
    一块璞玉摆放在那里,那不是诗,只是一些诗的原料。在网络里,在一本本诗集里,我看到过不少这样的半成品,一首十几行甚至几十行的文字可以砍掉一大半。初学写诗的人最容易犯这个毛病。
    好的画家、书法家都懂得“留白”;诗何尝不是如此?好的诗都在诗行以外,在诗的空白处。正所谓“言外之意”“弦外之音”。
    冰山之所以威严壮观,是因为它只露出水面的三分之一。可现代诗越写越散,越写越长,越写越“拉面”,动不动就是“组诗”。
    每当我看到那些“大诗人”像农民撒化肥一样,随意撒下那些长长的句子,就心疼。是心疼老祖宗发明的方块字呀。
    诗人应该是把复杂的东西弄得简单,而不是把简单的东西弄得复杂的人。诗人就是把那层窗户纸捅个窟窿的人,就是把窟窿用透明或半透明的纸糊起来的人(千万别用牛皮纸)。
    知道应该写什么,难;知道不应该写什么,更难。写诗,有时需用“十”法,有时也需用“一”法。好的诗人,都具备雕塑家的本领。
    “一首诗本来应该和一座雕刻或一幅画一样,除去它本身外不需要说明的东西。”这是大诗人冯至的切身体验。
    “一切景语皆情语”。写景是为了抒情,情不好直接言说,所以才要借景。但借来的景都是为我所用的。不能瞎借,更不能乱来。
    “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孤帆远影碧空尽,惟见长江天际流”。这才是写诗的高手,情景交融的典范。
    我常常提醒自己:要学会提炼、学会控制,学会冷处理,学会深挖浅埋。
    “文似看山不喜平”。我常常告诫自己:不要过于低估了别人的眼光。面面俱到,把来龙去脉交待得一清二楚,不但自己费力不讨好,还剥夺了读者的想象和阅读的快感。好的诗都是将自己的表达隐藏在文字的背后。
    也不要过于相信读者的能力。认为自己懂的别人也能懂,把自己内心的隐秘用所谓“意象”代替,写出来的分行文字如同甲骨文。不懂吗?那是因为你的智商有问题。
    在某网站,我曾给一位诗歌先生留言,他的回答让我大跌眼镜:我的诗干嘛要让别人懂?
    那么我想问,如果你的诗不是为了让别人懂,干嘛要写诗,又为什么拿出来给别人看?我给他留言:如果你的每首诗都需附上一张说明书,你还是直接给我看说明书吧。
    其实,谁都希望自己的作品别人能读懂。可能是对诗歌的理解和认识存在误区,也可能是“技术”还不过硬,不能很好地处理大与小、远与近、虚与实、露与藏的关系。
    诗之所以要分行排列,是因为她能“跳”、会“跳”。不跳,就舞不起来;不跳,就不会空灵,缺乏味道。
    然而,步子迈的太大也不行,乱了更不行。容易让人的思路绊脚,摔跟头。
    太虚了,不真实,容易发飘;太实了,又缺少灵动,飞不起来。
    写诗,最难的就是对这个分寸和火候的把握。诗人,对文字都有洁癖,天生敏感。诗人都喜欢抠字眼,对词语的搭配就像在天平上称金子。
    写什么、怎样写是你的权力;看不看、喜欢不喜欢是读者的权力。态度决定一切。只有对读者尊重,读者才会反过来尊重你。
    我喜欢看国画,特别是那些大写意的画。寥寥数笔,一幅灵动形象传神的画面便跃然纸上。这是因为画家抓住了艺术的特点,采用了放大、夸张、变形等艺术手法。不求形似,只求神似。
    说到这里,我想起一个故事。一位画师让他的三位弟子以“深山藏古寺”为题,各画一幅画。(注意这个“藏”字)。
    几天后,三位弟子分别交来画稿。大弟子画的是一座郁郁葱葱的大山,山上坐落着一座完整的古刹。
    二弟子画的也是一座郁郁葱葱的大山,树丛里只露出寺庙的一角。
    三弟子还是画的一座郁郁葱葱的大山,一条石阶蜿蜒而下,一直伸到了山下的溪水旁,一个小沙弥正在溪边打水。
    谁更高明、更有天赋,立见高下。
    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”。一切艺术源于自然。好的诗首先应该是自然的。
    最高的技巧是无技巧。无技巧不是没有技巧,而是不露任何痕迹,浑然天成。
    诗是大海里的一滴水,却能折射出太阳的光芒。
    谁都知道,写诗需要灵感,可这个灵感实在是个很神秘的东西,来无影,去无踪;她要来,挡都挡不住;她不来,即使你喊破嗓子也休想让它来敲门。
    就像黑夜里的一道闪电,她来了,你的眼前都亮起来;她不来,即使你站在太阳底下,对眼前的事物也熟视无睹。
    真正的诗,都是从心灵里自然而然流淌出来的,那首诗原本就在那儿,我不过是把它记录了下来。可是,一气呵成的时候毕竟不多呀,更多的时候是“吟安一个字,拈断数茎须”。
    有一次与一位画家朋友聊绘画,他无意中说出的一句话,让我一下子就记住了:“大胆落墨,小心收拾”。这句话,形象地概括了艺术创作的过程,用来写诗也非常合适。
    所谓“大胆落墨”,也就是说,在构思的过程中,你尽可以天马行空,任意驰骋,思接千载,神游万里。这是一个非理性的过程。
    所谓“小心收拾”,也就是说,当文字落在纸上以后,你要回到理性中来,用你的经验、智慧、技巧、审美等等来打理你的文字,安排你的诗行,充当一个文字调酒师的角色。这时候,你就像一位大将军,调度着文字的千军万马。
    我想说的是,诗歌的立意和构思,是一个复杂的过程,成败高低取决于一个人的审美情趣和艺术修养。写诗不是一门手艺,而是一门艺术,经验都是在长期的写作中不断积累的,在反复探索、实践、寻找中发现的。
    对于诗人而言,每次铺开稿纸,都是面临一次新的挑战。对于诗歌创作,永远都是“长期积累,偶然得之”。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。
    写诗是一项复杂的“系统工程”。与人的秉性、气质、学识、修养、思维方式等综合因素密不可分。人有多复杂,诗就有多复杂。关键是要找到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。
    说了半天,都是一些匠人的事情。其实,写诗,真正的功夫都在诗外。心灵澄清了,情感才会透明;视野开阔了,笔下才能跑马;心胸宽广了,思绪才能腾飞。
   “板凳要坐十年冷,文章不著一字空”。这是诗人尧山壁在我的笔记本上写下的一句话。二十多年过去了,直到最近,我对这句话的深刻含义才有了真正的理解。
    学诗如同推着石头上山,不进则退。学诗的过程,应该是不断攀登的过程;应该是不断解惑、不断发现的过程;应该是让思想、人格、境界不断提升、丰富和完善的过程。有感于此,前些天我写下了一首小诗:
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《宿命》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走啊走啊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朝着悬崖顶上那面旗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扔下眼罩  枷锁  面具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何等轻松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行囊里装着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虔诚  信仰和五谷杂粮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天暗了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敲碎一些文字取暖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跌到了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扶着自己的诗行站起来
   
    关于学诗,宋朝一个叫吴可的老先生,总结出这样几句话,我喜爱至极,常用它来自励。今天我把它贴在这里,也与同道们共勉:
学诗浑似学参禅,竹榻蒲团不计年。
直待自家都了得,等闲拈出便超然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——《学诗》
      
    与诗友谈诗,交流创作体会,是一件愉快的事。谢谢同道们给我提供了这样一个契机,让我将平时一些零星的感想和体会诉诸文字,一吐为快,纯属一家之言。艺无止境,活到老学到老。期待我们共同进步!
    谢谢大家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   

评分

参与人数 2经验 +50 收起 理由
天文 + 20 取川石老师之长,补天文学生之短。
东风浩荡 + 30 很给力!

查看全部评分

发表于 2014-2-13 09:37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终于见到川石主席这么有分量的文字了!值得诗人们反复阅读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2-13 10:19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诗没有给我带来多少既得利益,但我仍然乐此不疲。因为我陶醉于这个瞬间释放带来的快感,享受了这个轻松美妙的创作过程;诗歌让我更加热爱这庸常的生活,留恋这个美好的人世。这还不够吗?我还想,诗歌如果不能用来渡人,那就用来渡己吧。
向主席学习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2-13 10:26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浅入浅出”的诗不好,淡。“深入深出”的诗也不好,读起来费劲。好的诗应该是“深入浅出”的。目前,我对好诗的理解是:情真、意美、巧思。
朝着这个目标努力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2-13 10:28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!学习,学习,学习了!问好川石老师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2-13 10:59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来此拜读,胜过十年书!
读完之后请教一个问题:
石老师引用的诗句都是讲究韵律的名篇佳句,
而推荐的当前的例句都是自由体(无仄无律)。
据《现汉》对诗的解释:
诗是文学体裁的一种,通过有节奏、韵律的语言集中地反映生活,抒发感情。
不知道那些只能看到节奏,无韵律的作品,该怎么样去理解其中诗的韵味?
谢谢石老师的教诲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2-13 11:19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们敬爱的川石先生终于推出了力作。向川石致以谢意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2-13 11:44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诗之所以要分行排列,是因为她能“跳”、会“跳”。不跳,就舞不起来;不跳,就不会空灵,缺乏味道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2-13 11:50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呵呵......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2-13 12:16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太虚了,不真实,容易发飘;太实了,又缺少灵动,飞不起来。
其实,写诗,真正的功夫都在诗外。心灵澄清了,情感才会透明;视野开阔了,笔下才能跑马;心胸宽广了,思绪才能腾飞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2-13 13:51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来学习了,感谢楼主,学到很多知识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2-13 15:23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纵观衡论。  虽是一家之言却尽道根本。  拜读学习中…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2-14 00:33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是优秀的诗坛序言,我已复制到自建的[经典网语]里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2-14 22:47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此刻,再一次用心的来学习,仍然有所收获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2-15 21:28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是哥哥的肺腑之言、经验之谈,堪称经典!读一遍就有一次收获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2-15 22:37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收藏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2-17 10:35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川石老师是大家。
雷米愿意把你想象成一尾低调的鱼,在诗歌的河流里游弋。或者顺流而下,河流的两岸灵光闪烁。或者逆流而上,劈开世俗的语言,标记出自我的LOGO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2-17 14:07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雷米 发表于 2014-2-17 10:35
川石老师是大家。
雷米愿意把你想象成一尾低调的鱼,在诗歌的河流里游弋。或者顺流而下,河流的两岸灵光闪 ...

再读,依然是
川行,石立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2-17 19:38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取川石老师之长,补天文学生之短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2-20 21:40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一一谢过楼上各位文朋诗友的捧场和鼓励,一些朋友的溢美之词让我汗颜。川石不是诗人,更不是什么大家,充其量算个诗歌发烧友而已。上述言论,也只是我个人学习写诗的一点心得体会,拿出来与方家交流。因为我的恩师刚刚去世,悲痛中,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梳理,恕我不一一回复了。再次谢谢大家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2-23 20:54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各位都是大家,全是科班出身,写出来的东西也都是行云流水,川石老师讲得更是通俗易懂,受益匪浅,我作为一个喜欢码字儿的八零后,个人认为无论写什么都应该接地气儿,让人看得懂,想的明的才是好作品,不然容易让人产生距离感!希望能够有机会多向各位前辈学习,谢谢川石老师的精彩文章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3-16 13:15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等闲拈出便自然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3-26 12:06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老卒子 于 2014-3-26 12:07 编辑

一个“真”字道破玄机
我想,那是因为“诗”与“人”是一个整体,是一个物体的正反面。每首诗的后面都站着一个人。一个大写的人,一个有血有肉的人,一个敢爱敢恨的人。没有这样一个“真人”,便没有“真诗”。
叫一声:好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3-26 12:10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是什么让我们记住了他们,是“天子呼来不上船”;是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;是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;是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;是“生当做人杰,死亦为鬼雄”…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3-26 12:13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在这个大泡沫里,滥竽充数的大有人在;玩文字游戏的大有人在;插科打诨的大有人在;逗哏捧哏的大有人在。诗坛里也有混混,有痞子,有流氓,有黑社会。真正配称为诗人的又有多少?况且,这些人都自觉地沉到了深水区,很难被发现。
锥子一样的眼睛,拨开迷雾,洞见本真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3-26 12:18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诗难,当诗人更难。诗人大多生活坎坷,命运多舛。因为太天真,太纯洁,太不现实,也就太容易受到伤害。中外古今,概莫能外。

我在诗歌中哭泣,我在诗歌中狂笑,我在诗歌中被粉碎,我在诗歌中重新站起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3-31 19:08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精辟论述了当前诗坛的忕况,准确探索了真诗与真诗人的存在形式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5-1-7 20:13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老卒子 发表于 2014-3-26 12:13
在这个大泡沫里,滥竽充数的大有人在;玩文字游戏的大有人在;插科打诨的大有人在;逗哏捧哏的大有人在。诗 ...

说得好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5-1-7 20:15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一首《学诗》道出了学习的真谛。我是第一次看到这首诗,谢谢川石老师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5-3-16 19:18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收藏学习了,写的真好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5-6-4 11:46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川石老师点拨的好生动。感谢!希望以后多点这样的好文章!以供后辈学习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1-26 16:29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您就是光明的使者,来人间播撒太阳的种子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3-1 08:21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宿命》值得一读 长笑这个名字在网上看见过很熟悉啊 对好像是在多年以前的荷花淀圈子里见过 问好了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4-20 20:36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个真的是好。学习了,拜读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6-8 15:07:20 手机用户 | 显示全部楼层
很好!很好,也给了诗人以鼓舞,振奋,也分析了现状。学习了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9-20 10:21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川师老师好,虽未谋面,但早已拜读大作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10-2 16:44:39 手机用户 | 显示全部楼层
字字珠玑!学习了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3-31 09:49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老师的文章真好!让喜欢文字和诗歌的人大受裨益。拜读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新人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友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|广告联系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我爱涿州 ilovezz.com ( 冀ICP备13016080号

GMT+8, 2019-1-22 11:51 , Processed in 0.758462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